欢迎访问 食为天 农产品电子商务网站!

民以食为天 食以安为先

湖南宜章莽山:用世界最大蕨根粑重述莽山人的历史记忆

来源:中国网-传媒经济
日期:2016-04-07
浏览

湖南宜章莽山:用世界最大蕨根粑重述莽山人的历史记忆

“世界之最”莽山蕨根糍粑诞生始末(二)


莽山蕨根糍粑

图:廖运胜与他承制的世界最大蕨根糍粑
 

本网独家策划报道

采访完湖南省宜章县委副书记、莽山林管局局长黄力之后,中国网记者陈强、邓小华依照黄力局长提供的信息,联系上与莽山国家森林公园共同承制世界最大蕨根糍粑的湖南省宜章县莽山胜美土特产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美公司)总经理廖运胜,了解世界最大蕨根粑——莽山蕨根粑的承制过程。

来到开办在瑶山中的莽山胜美公司办公室,廖运胜正在接听一个客户电话,对方在向他采购蕨根糍粑。

谈妥这一单生意,廖运胜告诉中国网记者,电话和网上采购蕨根糍粑的订单,一个接一个,火得不得了,销量特别大。

一边喝着莽山红茶,一边开始围绕创制世界最大蕨根糍粑进行提问对话。

中国网:世界最大蕨根粑的新闻大量报道了后,莽山的蕨根糍粑就销量猛增了?

廖运胜:有这个原因。

中国网:这个“世界之最”还是蛮有影响力的嘛。

廖运胜:“世界之最”的确蛮有影响力,但去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舌尖上的中国”节目中的“莽山蕨根糍粑”的冲击波把我们莽山蕨根糍粑一夜成名。

中国网:莽山蕨根糍粑的巨大影响力是通过两个冲击波冲开世人的眼球的?

黄运胜:中央电视台“舌尖上中国(2)”那一波,冲醉了天下人的心窝子,“世界之最”这波,冲亮了天下人的眼球。

中国网:莽山蕨根糍粑自此名满天下了?

廖运胜:山外的人,除了知道莽山有“莽山烙铁头”,又知道了有莽山原生态的美食——莽山蕨根糍粑。

中国网:说一说制作世界最大蕨根糍粑的过程?

廖运胜:要创造世界纪录谈何容易,这活做得很累,不但瘦我筋骨,而且苦我心志。莽山森林公园项目组的负责人找到我,提出要创世界纪录,必须把准:一是关键做多大直径的蕨根糍粑,二是必须使用莽山当地原材料,三是如何用传统的瑶族手工艺现场制做,而且是一次成型。时间紧任务重,怎么办?项目组负责人又说:“身为莽山人必须有所责任,必须发挥莽山人民智慧,必须齐心协力,传承文化,共同实现莽山瑶族人民的梦想!”

中国网:哪些环节上带来了难度和压力?

廖运胜:造锅、蒸糍粑两个方面,把人累得够呛。

中国网:什么时候?

廖运胜:莽山第八届高山杜鹃花节二个月前,大概是在今年的2月底3月初。莽山森林公园的项目组负责人找到我,商量如何组织瑶族同胞制作一个世界最大的蕨根糍粑,在4月17日的第八届杜鹃花节上展示出来。来人一讲制作世界最大蕨根糍粑,我就心里一震,这种思法有种不谋而合的巧合呀,做一个多大的蕨根糍粑献给第八届杜鹃花节献份厚礼。

中国网:你为什么也有这样的思法?

廖运胜:过去,蕨根糍粑一直是莽山瑶族同胞和我们汉族人充饥裹腹的主食。

在莽山,我过去许多村寨,看过许多做蕨根糍粑的山里人家,知道他们对蕨根糍粑都有一份共同的记忆:受到高山地形与气候影响,莽山每年水稻只能种一季,种中稻。大米产量无法完全满足山里人过冬的需求。到了冬日,山里的瑶、汉同胞就挖蕨根做糍粑,美美地的享获大自然对山里人带来的馈赠。做蕨根糍粑,吃蕨根糍粑的故事,经常性地听,经常性地看,自己也不知不觉对它产生了挥之不去的记忆。莽山人出外打工,要带一些蕨根糍粑在身上,把乡愁带到异乡,温暖自己那颗孤独的心。由此,就萌发了制作一个巨型蕨根糍粑的念头来,希望用一个特别大的蕨根糍粑,来重述莽山瑶、汉两汉人民的历史记忆,也唤醒山外人对原生态美食的追求和关注。

中国网:莽山第八届高山杜鹃花节,等于是帮你圆一个梦来了。

廖运胜:一个追求热爱自然,感恩自然,保护自然的中国梦。

中国网:你和莽山林管局的领导们拥有相同的中国梦!

廖运胜:我是莽山林管局的职工,也是莽山人民的一份子。

中国网:呵,出来经商了。

廖运胜:到底做多大直径的糍粑,当时争论很大,意见难以统一。莽山森林公园项目组负责人一方面紧急与世界纪录协会香港总部联系,并亲自带一帮人南下广州的世纪协办事处,找他们沟通,做好申报工作;另一方面组织人员查询目前有关世界最大糍粑申报情况,做多大合适,怎么才能确保申报成功?一切都是未知数。没有办法,只有先按世界纪录协会的要求先提交申报资料,等待初审;另一方面赶紧组织人员琢磨制锅和工艺上的可行性等问题。

莽山森林公园的负责人开始计划制作一个直径3.8米,厚度达0.03米的巨型蕨根糍粑。

我说这个体积的蕨根糍粑做起来有难度。莽山森林公园的负责人说,重庆做了一个直径达5米,世界最大糯米糍粑。我说,糯米糍粑黏性差,易成型,容易做些,蕨根粉黏性强,不易拌均匀,难蒸熟,难成型,做出来难度大得多。他们问我做直径多大的有把握,我说,这个不能凭口说想做多大的就做多大的,没这么容易,要通过精确计算和做试验才能确定一个准确的型号来。他们确定把这个任务委托我做,要做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还说,这是整个莽山人的希望。

中国网:他们有意给你加压?

廖运胜:他们不加压,我也会给自己加压,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下了千里迢迢跑到莽山拍出蕨根糍粑,寻找回来历史的记忆,他们对瑶族美食文化瑰宝有这么大的担当,有这样执着地责任心,我作为一个莽山人,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担当,这样的责任心呢?我把央视那些记者当榜样,用央视的记者们的榜样的力量来鼓励自己,鞭策自己,干吧!运胜,好好把世界最大的蕨根糍粑做出来!

中国网:干劲上来了?

廖运胜:上来了。我先做一个60公分的不锈钢锅模具,钢材厚度有3公分,做好支架,底锅,锅盖,锅盖是2公分厚的。做好锅子,接下来是蒸蕨根糍粑。先用液化汽蒸,失败,再用煤火蒸,也失败。用木炭,一蒸,成型了。

中国网:试验得到了什么收获?

廖运胜:从模具的运用,计算出来了规格不等的锅需用多少水,多少蕨根粉,多少木炭,这几个方面的参数,基本找到了,心里有了底。下一步,就是找厂家制锅。

中国网:制锅工作是否顺利。

廖运胜:很不顺利,颇费周折。开始去郴州找制锅师傅联系,在街上,一些制作传统锅子的老师傅听说要做3米多宽的大锅子,连连摇头,不敢接这个业务。找了十几家,没有一家敢接。去广州,广州那么大,制作工艺那么先进,应该不存问题吧。到了广州,听说做一个3米多大的锅子,也没有一家厂敢接。又跑回来,到郴州,在石盖塘工业园厨具中心找到一家,跟厂家说了制作的体积,也犹犹豫豫不愿接。我就耐心地磨,跟老板磨,跟技术人员磨,磨破嘴皮子,才答应下来。

中国网:制锅终于有了着落了。

廖运胜:做锅麻烦。锅子选材,选了好多种,最后选上不锈钢。锅子的设计,三层,一层装水,二层蒸蕨根糍粑,三层是锅盖。锅子的体积,从直径3.8米想到3米,技术员最后说,只能做一个2.8米宽的锅。制作一个2.8米直径的锅,厂方动用了最大的技术力量。在锅盖的形状、锅盖和第二层的衔接上,又动脑筋计算了许多回,才找到理想的数据。锅子的材质,不用考虑,肯定是不锈钢的,厚度在3MM以上。从宽度、到结构及材质的厚度,都谈妥了,厂家抛出一句话出来,锅子变不变型没有把握。我一听,急了,说,这个你们一定要跟我保证,百分之百地保证。走的时候,我的心揪得紧紧地,放不下来。

中国网:千辛万苦,总算落实了锅子的事。

廖运胜:锅子的事总算落实了。但项目组的工作人说这只是我们一方的一相情愿,世界纪录协会认可的是多大的才能申报成功。我们只有等待通知才开展下一步的工作。真正的辛苦还在后面。当时跟厂方协议10天交锅。厂方按时把锅子送进山里来了,锅子总重1300斤,20多人才把锅子从车上卸下来。卸锅子的时候,林管局、森林公司的领导全部到齐,来看锅子,一看,很满意,说锅子大,结实。

中国网:一切在朝着顺利的方向前行了?

廖运胜:一天天在煎熬日子中苦苦等待,我的心还是悬在空中,没有放下来,大糍粑还没有做出来,吃不香,睡不甜。最紧张的日子终于来到了,世界纪录协会初审通知下来了:蕨根糍粑直径达到或超过2米为挑战成功,低于2米不收录本纪录,属世界原创纪录。经项目组反复研究探讨,就做直径2.8M的,一则此大小制作工艺上能解决,二则2+8=10寓意莽山近万人中八千瑶民和二千汉族人民共同智慧的结晶,也是预示着莽山未来将国泰民安,繁荣昌盛、十全十美。

4月16日,开始做这个大蕨根糍粑,我选在16日中午十一时四十八分钟点火。蕨根粉和水总供480斤,木炭准备了500斤。

中国网:制作的时候比较顺利吧!

廖运胜:不顺利。当时烧水的时候,开了二个火口,火总是烧不到最里面的中心位置,火力不均匀。这是二个鼓风机风力太小造成的。水一直烧不开。后来,我临时从朋友那里借来一个功率大的鼓风机,一用,呵,火烧的均匀了。烧了四十分钟,水开了,心跟着锅子里的水沸腾,跟着锅子里的水荡漾。这个结果,比预想的要好。

中国网:面对沸水,有些心花怒放了?

廖运胜:水一烧开,我赶快喊身边3个瑶族同胞。调蕨根粉。调好蕨根粉,又马上安排身边9个瑶族同胞把绞拌好的蕨根粉同时倒入锅子里。蕨根粉倒下锅子一个小时,蕨根糍粑成型了,当时,莽山森林公园的负责人刘承辉和项目组负责人成军在场,跟我一样激动地不得了。做成功了嘛,上级的任务完成了,莽山人民的重托也实现了,心情跟头顶上的白云一样安静下来了。

最后一道工序,蕨根糍粑上刻字,将“莽山蕨根糍粑”6个字刻成莽山的标志性山体的“金鞭神柱”的图案。刻字的原料,全部是五谷杂粮,有黄豆、高粱、芝麻、玉米、荞麦,用了5斤左右。刻字花费的时间多,7个小时,从下午5时,一直刻到晚上12时,3个人在刻。

制作世界最大蕨根糍粑,整个工序,郴州市电视台、宜章县电视台的记者是一直在现场拍摄。

中国网:世界记录协会香港认证官吴华江宣读结果后,你心里就什么牵牵挂挂的障碍物都没有了?

廖运胜:我跟你们讲了啦,水烧开那一下,我就心如逸云一样轻松了。

(本网记者 陈强 邓小华)

发布时间:2015-05-04  | 来源:中国网-传媒经济

相关新闻